盈落

席亚·萨尔提亚
全名很长在此省略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福森红与
不是爱的更深羁绊

我需要一个
能让我大声哭泣
无人知晓的空间。

什么都读
看到喜爱的文字便记录下
默背文笔让人愉悦的作家姓名
寻找他们其他的作品
在温柔刚强的文字中徘徊
倒卧其中便是慰藉

我们到底是为何而存在的呢
明明身处如此安逸的生活
却不由自主地变得忧伤
他人都说我自作多情
而我对人生多徬徨
未来的路看不清
看不到我自己
我在哪里?
无故啜泣

即兴作


哭着说出的话语
永远是不会在意的

明明已经要崩溃了啊
饱胀的气球被随意的戳刺

爆裂

却硬化成了玻璃
碎渣随他人嗤笑而风吹去

  

致Alan Rickman


虛幻的你離去,
真實深鎖我心的永恆。

-

近来应该会陆续把自己以前写的句子放上来

  

新的笔名


        盈落。

        这是安安帮我取的。那时她问我有什么喜欢的字,我回答 离、堪、落、岚 。

        她后来跟我说,这些字的意思与联想都给她类似的感觉,于是她便想为我配个较丰富圆满平和的字。(拭泪

        的确,我选的几个字都较为清冷,孤独而飘灵;而盈让人联想到“丰盈”一词,圆润而饱满,与“落”配在一起,没有损及原本的平淡,反而多了一丝温暖。

  

对我流福森红与的看法


        从漫画50话我们得知福泽与森彼此认识,漫画48话提到红叶对森鸥外死亡的想法,与谢野和森曾有一段因缘。

        排列组合下社红和红与仍有些牵强,但硬要说的话,我认为他们四个彼此都曾见过面,曾有一段故事,留下一段感情直到现在。

        四人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几乎是无法被拆开来谈论的。

        因此,无论我写的是哪个配对,都无法避免牵连到其他两人的感情,标明配对也只是将某两人的感情放大来写罢了。
 
 

试着自信地叙述自己的写作风格


        翻译文学参杂了一点古风

        融合了蒋勋的评论

        奥斯特的叙事

        还偷了一点的太宰治

        总是节奏过快

        字字过度黏腻地糊在一起

        越到后面对话会越发频繁

        而结尾往往会使人读起来显得生硬。


練習

被老師加入了班上的作文群組,幾乎每周一個主題練習。這次的主題是感官描寫,場景為「室溫26度的冷氣房裡,聽著音樂,吃著芒果剉冰」,寫起來難得的得心應手所以放上來。

-

Part 1

【視覺】
橙黃透亮的果肉將房間鍍上一層柔和的暖色調,淋上煉乳後好似寶石纍纍堆積在雪地上閃爍。趕忙舀起一匙嚥下,一不留心唇角也沾上了一絲晶瑩。

【聽覺】

參考音樂:A Little Chaos Soundtrack -14 The Music Comes From the Heaven

略顯沉悶的機械運轉聲被音響中播放的交響樂給蓋了去;鋼琴圓潤的樂音甚至能聽見琴鍵咚咚敲擊的聲響,緊接著小提琴緩緩浮上,二部長音襯著一部拉出輕快優雅的主旋律。
而許久之後你才察覺到大提琴的存在,沉穩得好似在後頭默默觀望孩子歡快舞動的父親。各具特色之樂器所奏出的和諧樂章使你舒服得瞇起了眼。

而金屬湯匙扎入碗中,在碰觸到冰渣時發出咂嚓清脆的聲響。

【觸覺】
冷氣吹送出的微風搔著頭髮,拂過臉頰輕柔得像羽毛;外面是炎炎夏日,裡頭卻如入秋般是微涼的溫度。冰一放入嘴很快地便化開,那沁涼卻覆在舌尖久久不退,同時也鎮住了浮躁的內心;而芒果果肉柔軟彷彿還有著彈性,在多次咀嚼後軟爛的不成原樣才終被你吞嚥了下肚。

【嗅覺】
接收氣味的感官稍微被冷氣給凍住,因此在湯匙湊近後你才聞到了芒果清爽與煉乳甜膩的香氣。

【味覺】
不同於愛文,金煌的糖度略低對你來說卻正合適,混雜了些許酸味卻使舌尖不住溢出更多的唾液;刨冰融化成水後削弱了煉乳過多而使人膩煩的甜味,三者合一堪稱絕配。

【感覺】
室內溫度適宜,聽著喜愛的音樂,品嚐夏日聖品也是自己最愛的芒果刨冰,使得平時緊繃的精神暫時放鬆了下來,搞不好下一秒就會陷入久違的深層睡眠。

-

Part 2 選擇自己的一種感官描寫與其他五位同學的合寫成一篇文章。

略顯沉悶的機械運轉聲被音響中播放的交響樂給蓋了去;鋼琴圓潤的樂音甚至能聽見琴鍵咚咚敲擊的聲響,緊接著小提琴緩緩浮上,二部長音襯著一部拉出輕快優雅的主旋律。
而許久之後你才察覺到大提琴的存在,沉穩得好似在後頭默默觀望孩子歡快舞動的父親。各具特色之樂器所奏出的和諧樂章使你舒服得瞇起了眼。

金屬湯匙扎入碗中,在碰觸到冰渣時發出咂嚓清脆的聲響。片片金黃的芒果在晶瑩剔透的碎冰上堆砌成一座高山,冷色日光燈照射下折出更加溫暖亮麗的光澤,好似在對你招手,引誘著妳趕緊挖起一勺品嚐。於是你便這麼做了,而隨著盛得滿滿的湯匙接近,芒果的芳香也越發濃郁,腦內細胞受了刺激分泌出大量令人愉悅的多巴胺。

先是黏膩的煉乳在嘴中化了開,接著嘴巴閉合咬裂了果肉,所爆出的甜與酸本是互相排斥卻使味道更加鮮明,並與煉乳完美地融合在一塊;化開的冰在舌尖綻放出一絲沁涼,一瞬間讓從炎熱室外帶進來的浮躁心情變得如同南極般冷靜。人間的樂事不能少卻夏天時置身冷氣房品嚐冰品,在容易產生煩躁感的夏季將思緒如此降溫,平靜享受難得而短暫美好的時光,才得以有動力繼續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社紅 l 日常三部曲 l 晨

大致上把我對這兩人相處的模式化為文字寫了出來。

在得知他們同天生日之後就覺得可以湊看看cp,兩人服裝都是和服,近期的深化錄也提及福澤喜歡的女子類型為和の心を持つた女性(據朋友解釋大概是和風美人的意思

所以我決定要來搞事了(不

*文筆渣

*ooc注意,以下正文。

-

夢與現實僅僅隔著一道模糊不清的邊線,一時間她還無法分清自己身處何處。似乎是惡夢,她感覺到自己額上冒著冷汗,但明明上一秒還深陷其中的夢境現在已無法記起。

身旁已無人的呼吸。尾崎紅葉早已習慣醒來時房間僅剩她一人,就如同現在,棉被嚴實地折成了豆腐乾的形狀,只有枕上輕微的壓痕與幾根銀色髮絲,以及極度細微的一縷氣息勉強說明了昨夜有人睡在她身旁。鳥兒在外頭那棵杉樹上啁啾,陽光偏斜照進屋內,她略側過頭去看牆上掛著的鐘。

比往常略早一些,但既然睡意已消,她乾脆就起身,難得的假日也懶得梳妝打扮,於是就著睡衣便直接步出臥室。

-

福澤諭吉放下手中的竹劍,結實的手臂向下劃去被順勢滑落的衣袖掩住,竹劍尖端抵在土上輕蹭出聲響。他抬手把垂落眼前汗濕的髮絲向後撥去,轉身本欲進屋去取毛巾,卻見尾崎紅葉靠在廊柱上,見他終於發現自己,紅葉嫣然一笑遞出了方才便已備好的毛巾。

「早上好,福澤閣下。」

福澤應了一聲,接過毛巾拭去額前與脖頸沁出的汗水,然後他才注意到紅葉霞色的長髮還未梳成髻,脂粉未施不減其美貌反而透出比往常妝容掩蓋住的清新之美。他有點愣住了。並不是說自己從未見過紅葉素顏——畢竟同住在屋簷下的時間不算短,而他若是被問起也不會羞於承認清晨醒來得太早,身旁熟睡的美人無疑是讓人願意為之耗費時間去欣賞的景致——但與現在比起來還是不同的。

確切地說是因為那雙眼。櫻色雙眸此刻透著半點笑意望他,久違的明亮澄澈甚至映出了他的身影。可福澤諭吉終究是不習慣與人對視過久的,即使關係再怎麼親密,於是沒多久他便低咳了一聲垂下視線,在看見對方連外衣都沒披就跑出來的模樣瞬間又回復平日凌厲的眼神。

「初春乍寒,穿得如此單薄難道不怕感冒?」說著他進了屋撈起掛在衣架上的羽織給她披上,從後面伸手把紐系結給扣上。

男人因低頭垂下的髮絲及刻意放輕的鼻息輕搔脖頸,紅葉慵懶地半瞇起雙眼,仰頭在他頰上偷了個吻又迅速低下去,額頭輕抵他的下巴:「可若非如此,哪得閣下主動來親近咱啊。」

福澤動作一頓,繫好結後手順勢上抬輕推使她略微側過頭來,生硬地在額間落下一吻後便轉身離開。

「......我去弄早飯。」

紅葉望著他倉皇往廚房的方向去,不由得噗哧一笑,跟著走過去摟福澤的腰,逕自找個話題自顧自說了起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