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SSOC]生日賀文


日常向

CP : Severus Snape x Sethrmius Saultear

算是還沒打完,之後再補上

祝我自己生日快樂。

-

2017.10.26

/

1995.10.26

-

儘管魔法界十七歲便代表成年,希洛彌亞斯·薩爾提亞仍對十八歲生日的到來懷著莫名的興奮感。

畢竟英國麻瓜是十八歲才成年。他如是說道。

「你總是在尋找一些古怪的認可來自我滿足。」西弗勒斯·斯內普看著手中的魔藥書籍頭也不抬地說道。

完全無法反駁他這句話。席亞只能聳肩,一口氣把剩下的熱巧克力喝完之後起身走向廚房。

暖爐裡的火有點小了。斯內普輕彈魔杖丟入更多的木柴,鵝黃的光芒給地窖鍍上一層金,但以銀與綠為基調的佈置仍讓房間顯得有些陰森。

席亞晃了回來,坐進另一張扶手椅。算是順道給明天的一年級學生來點課外的知識,他從臥室裡拿了一本北歐神話。一邊盯著書他一邊拿著髮帶把後面的頭髮扎起來——他的頭髮愈來愈長,不再是以前右長左短的髮型,為此瑟伊還開玩笑說「已經無法在人群裡一秒辨認出『伽利略先生*』了。」

地窖裡只剩下火燃燒的劈啪聲,以及翻動書頁的紙張摩擦聲響。

突然安靜到了一個尷尬的地步。

斯內普終於讀完了他那本厚重的魔藥書籍。他合起書本,緩緩抬起頭,朝對面望去。

青年一手撐著頰微微瞇眼讀著他的神話。紫色的眼珠在爐火的照射下忽明忽暗,扎起的半長髮垂在肩膀一側,一副慵懶的模樣。

他忽然察覺到兩人已經同住一年的事實。那種感覺不太真實,就像當初他們相戀——毫無預警地事情就發生了。不像他會做的事。他的意思是,能夠愛上一個人的這件事似乎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或者說再度愛上。

更何況是能發展出一段感情了。事到如今還是有種虛幻感。他想,有點困惑地皺眉。

似乎發現自己在看他,席亞抬頭,露出疑問的表情:「教授?」

這時牆上的鐘響了十一聲。

「……沒事。」他閉上眼又睜開,起身走向對方,彎腰,僵硬地用嘴唇在對方額上輕碰了一下。

席亞有些詫異地眨了眨眼。

「晚安。」

「啊,晚安,教授。」他看著男人走進臥室,遂跟著闔上書本準備睡覺。想了想,他又遲疑地補上一句,

「……西弗勒斯。」

-

兩人都算是對感情方面謹慎的人,怕再次受傷害,所以就算相處那麼久還是沒有做出太多親暱的舉動。

-

*伽利略先生:席亞的全名是希洛彌亞斯·伽耶·亞拉里克·薩爾提亞

伽耶就是根據伽利略取的,也因此席亞在霍格沃茲擔任天文學助教,而瑟伊便戲稱他為伽利略先生。(孩子詳情請走主頁)

-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