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想到了之前跟朋友闹翻的后续

起因跟我们当初预测的一样是成绩
在我的贴文后她在其他通讯软体上发了私人贴文
我的成绩在班上是中段,然而对别班的她而言已经很高
为此,她对我常无意识抱怨的成绩有所不满
而我也对她与朋友在针对我成绩发言的威胁态度感到烦躁

下方的留言,她的一位好友
「她说成绩不好大概是想拚第一吧」
脑袋狠狠被砸了一下,我实在无法克制自己的怒气,即使无中生有
小学的回忆还卡在我的心中

因一次误会被班上女生讨厌时一句话狠狠扎入我心
「成绩好就可以这样吗」
看漫画时被男同学以奇异的眼神盯着
「原来妳也会看这个」
犯错时被补习班老师骂
「妳很聪明」

我承认我很自大,我开始试图让自己变得差劲,国中后我变成班上中上,中等,再跌下去
然而我还是好不甘心,矛盾地仍有着想赢的心态,但我再也爬不起来
我甚至差点失去自己

对这个社会很多规范很多认知我都是厌恶的
我常用鄙视的眼神去看人,去看事情
尤其是教育体制,高三了,老师讲解作文的课堂数增加,我便越发烦躁
我讨厌被一切束缚,直到现在,我已经维持稳定,仍然有人指着我对我说妳该如何妳还不够好——妳已经很好了不要再在那边说什么

我只能不知所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