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這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我很愛哭。
因為一哭就無法好好說話,
無法冷靜下來繼續話題,
無法完整傳達我的想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