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随笔]别了,我的魔药教授

就是孙翔:

Always



下了晚自习一向不喜喧嚣,独自一人插着兜胡想八想就到了停车场,不经意回头,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亦陌生的身影,动作猛地僵住,呼吸也逐渐发紧,心底明明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却还是鬼使神差走了过去。
——黑色的长款薄风衣,乍一看有些像巫师袍,过长的黑发,衬着棱角分明的五官。
那个男生,太像你了。
所以我拽住他的袖子,着魔般轻声发问,“教授,你回来了?”
然后他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夺路而逃。


心底突然就涌上了莫大的绝望,如黑色的藤蔓密密麻麻缠住脖颈,致使人无法呼吸。
——那是一种知道这辈子永远不可能见到你的绝望。
所以哪怕人来人往,我也还是缓慢蹲下身,抱住膝盖,不大不小地哭起来。


这是艾伦去世后,我第一次敢直面这个事实。


你已经没了。
西弗,我的西弗。
西弗勒斯•斯内普。


仔细算起来,已认识了你十一年,从起初对你的厌恶至极,到后来,你面纱的逐渐揭开,而泛起愧疚,怜惜,心疼。
虽然对你的注意起初只是因为一个喜欢的男明星,后来是因为几篇尚不错的同人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并将你奉为毕生执念的呢,我也不知道。
只是突然有一天,我不那么频繁地提起小天狼星,然后想着你,从魔法石里那个阴鸷的疑似反派的油腻腻大蝙蝠,到最后引得无数人潸然泪下的混血王子。


我始终记得邓布利多对你的守护神发问时,你回的那句“Always.”
所以说啊,到底该有多大的执着,才能像你那样地爱一个人呢。


说不上来写这篇东西的初衷,只是觉得不能糟蹋掉白白流的眼泪。
无论是原作,还是电影,抑或是艾伦的去世,都勾下了我无数不值钱的泪水。


一刹那地,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写的你,到底是指西弗,还是艾伦。
罢了,本来就不是多么讲究的人,何必深究太多。


刚接到艾伦去世的消息时,是在医院,因为抑郁症的缘故住了院,而且那段时间有个爱极了的人离开,导致我差点萎靡不振,所以因为你的死,绷了太久的神经终于断掉,一个人躲在病房里,小声地,隐忍地抽泣。


哭完了,也不敢想太多。隐隐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开学归校以后,同学朋友都知道我对你的执念有多深,彼此都心照不宣地不去提你去世了的事情,甚至——。
课桌上你的海报不知被谁撕下。
写满了你所有台词的笔记本被一个相熟的朋友借走。
原本靠墙的位置被别人占去,那面墙壁上,写满了西弗。
我知道他们的良苦用心,所以也就哈哈哈地,装傻充愣下去。
从不敢多想,脑海里关于你的记忆,不敢多保留一秒。


我一直在躲避,不想去面对你已经离开了的事实。
书中已经死掉一遍了,为什么连现实中的希望…也要掐去呢?


躲避了那么久,终于在今天一个不经意间的回头,看到一个与你相似的身形,积攒太久的情绪如洪水决堤,猛地爆发。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你已经彻底离开了。


西弗。
西弗勒斯•斯内普。
艾伦。
艾伦•里克曼。


之前在贴吧上看到,“我们恨了你六年,却用剩下的一辈子来怀念你。”
一辈子哪里够,我的西弗,我的魔药教授,你应当被世世代代地记住。


比起斯内普,更喜欢称你为西弗,这样似乎更有人情味一点。
玩语c这么久,你是唯一一张,我深爱,却始终不愿触碰尝试的皮。大概是敬畏吧。


思绪渐渐开始杂乱,说的话也有些语无伦次,只能尽全力将想要说的都说出来。


我的西弗,我的魔药教授,已经没啦。
可是,他永远在我的心里呀。
魔药天才的西弗。
混血王子的西弗。
喜欢莉莉的西弗。


或许,你只是以另一种方式,获得了永生。


别啦,我的魔药教授。
Lumos。

评论

热度(16)

  1. 盈落就是孙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