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無意中迸發的腦洞
只是想寫個深情擁抱什麼的(啥

時間設定:福澤三十三歲,亂步十五歲。

文筆渣。

以下正文。

一年一度的慶典人潮洶湧,亂步緊緊抓著福澤的袖子,深怕一不小心就走散了。

「亂步,都說了別再拉我的袖子,會變長的。」

「福澤先生我要那個!」亂步像是沒聽到似地指著一旁攤位的蘋果糖大喊。福澤表情有些不自在地嘟囔幾聲,還是牽著他的手走了過去。

舔著甜膩的糖果,亂步邊走邊東張西望。突然砰地一聲,他們眼前的天空炸出了一道燦爛的火花。

「是煙火!」亂步興奮地大叫,望著煙火在空中逐漸消散,然後是第二發,第三發。突然後方有人撞了過來,亂步跌倒在地,這才發現自己和福澤被人群給沖散了。

亂步爬了起來,走到一旁的樹下站定。在家鄉時他也曾發生過這種事,母親後來叮囑過他,以後如果走散了,就到原地附近的空地等著,才好讓人找到他。

可亂步等了好久都等不到福澤。

這時旁邊走過了一家三口,小男孩大聲喊著要父親抱他,男人笑了幾聲把他抱起來,做母親的則在旁邊輕笑。

「父親,母親......」亂步小小聲唸道。父母離他而去已久,這期間他吃了不少苦,在都市中闖蕩,不被大人們接受、被斥罵。直到他遇見了福澤。

該不會福澤先生也不要他了?他心中忽然浮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不會的,福澤先生不是那種人...他不是.....

「亂步!」福澤諭吉找了半天才看到少年孤零零站在樹下。他急忙跑了過去,「還好嗎?有沒有怎麼樣?」

少年抬起頭,福澤吃驚地望見他滿臉的淚水,還沒開口就被緊緊抱住了腰。

「福澤先生——嗚——」聲音悶悶地傳來。福澤僵硬著身子,終究伸出手擁住少年瘦小的身軀。

「拜託......不要再丟下我......」亂步顫抖著身子,福澤閉上眼,輕輕撫摸少年蓬亂的髮絲。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