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森福/福森】隨筆


*文筆渣

*46話設定+自己的腦洞

只是想改個Line的狀態訊息卻碼出這個的我(

溫馨三十題第一題快完成了請稍等(遭踹

很虐但我是希望他們兩個都活著啊啊TT(別吵

好啦以下正文。

-

「福澤閣下,難能見得你如此虛弱的樣貌,真是令人賞心悅目。」

「彼此彼此,你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森醫師。」

兩天的期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或是一起死去。偵探社與黑手黨出乎意料地選擇了再次聯手,而福澤諭吉和森鷗外被安置在了同一間病房。兩人久未相逢,卻仍像當年一樣地互相諷刺,就如同各自的部下一樣。但終究他們也閉上了嘴沉思起來。

時間過了多久?純白的病房沒有時鐘,隨著每一次呼吸,心上便又沉重幾分。

他們曾並肩度過多次生死關頭,但也許、也許這次真的不行了。

「森鷗外。」

「嗯?」男人勉強轉動頸子,望向另一張病床的他。

「怕不怕死。」福澤諭吉句尾用的不是問號,語氣是直述句。

「......當然怕啊。」森鷗外閉上眼睛,淡然一笑,「還是跟一個愛貓成痴的傢伙一起。」

「......蘿莉控沒資格說這種話。」

「呵呵。」森鷗外嘆息了一聲又倒了回去。「福澤閣下您——」

「福澤諭吉。」

被對方硬生生打斷了句子,話中的意思又讓森鷗外心頭一震。

毒還沒有失去作用,僅僅一個伸手的動作就讓福澤臉色發白,但他的眼神仍和平常一樣堅定。「福澤、諭吉。」像是初次見面一樣,他唸出自己的名字。

森鷗外睜大了眼。但他隨即明白過來,一臉無奈地笑了笑,也伸出了手。

「福澤諭吉。」

「森鷗外。」

兩人十指交纏在一塊,緊緊握住對方,好似此刻身處洪水中深怕被沖散,深怕對方從自己身邊消失。

就這樣誰也不再說話,靜靜地等待命運宣判他們的未來。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