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我的頭腦大概已經壞了
從那時就已壞得差不多
想著多看書應該會好起來吧
應該會吧,但其實已經康復不了
我似乎已經無法書寫了
已經找不回以前的那些感覺
上大學純讀文學治療自己什麼的
大概也已經算是妄想了

剛剛才發現自己頭貼已經不見很久了
一直以為是顯示問題
找的時候費了點工夫
而我又想起那篇我還沒寫完的信
我該補完嗎,高三畢業一定要寫完的信
很困難了,更別說把它再寫成英文了
而那個人也看不到了
我永遠無法寄信給他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