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社紅】日常三部曲①晨

大致上把我對這兩人相處的模式化為文字寫了出來。

在得知他們同天生日之後就覺得可以湊看看cp,兩人服裝都是和服,近期的深化錄也提及福澤喜歡的女子類型為和の心を持つた女性(據朋友解釋大概是和風美人的意思

所以我決定要來搞事了(不

*文筆渣

*ooc注意,以下正文。

-

夢與現實僅僅隔著一道模糊不清的邊線,一時間她還無法分清自己身處何處。似乎是惡夢,她感覺到自己額上冒著冷汗,但明明上一秒還深陷其中的夢境現在已無法記起。

身旁已無人的呼吸。尾崎紅葉早已習慣醒來時房間僅剩她一人,就如同現在,棉被嚴實地折成了豆腐乾的形狀,只有枕上輕微的壓痕與幾根銀色髮絲,以及極度細微的一縷氣息勉強說明了昨夜有人睡在她身旁。鳥兒在外頭那棵杉樹上啁啾,陽光偏斜照進屋內,她略側過頭去看牆上掛著的鐘。

比往常略早一些,但既然睡意已消,她乾脆就起身,難得的假日也懶得梳妝打扮,於是就著睡衣便直接步出臥室。

-

福澤諭吉放下手中的竹劍,結實的手臂向下劃去被順勢滑落的衣袖掩住,竹劍尖端抵在土上輕蹭出聲響。他抬手把垂落眼前汗濕的髮絲向後撥去,轉身本欲進屋去取毛巾,卻見尾崎紅葉靠在廊柱上,見他終於發現自己,紅葉嫣然一笑遞出了方才便已備好的毛巾。

「早上好,福澤閣下。」

福澤應了一聲,接過毛巾拭去額前與脖頸沁出的汗水,然後他才注意到紅葉霞色的長髮還未梳成髻,脂粉未施不減其美貌反而透出比往常妝容掩蓋住的清新之美。他有點愣住了。並不是說自己從未見過紅葉素顏——畢竟同住在屋簷下的時間不算短,而他若是被問起也不會羞於承認清晨醒來得太早,身旁熟睡的美人無疑是讓人願意為之耗費時間去欣賞的景致——但與現在比起來還是不同的。

確切地說是因為那雙眼。櫻色雙眸此刻透著半點笑意望他,久違的明亮澄澈甚至映出了他的身影。可福澤諭吉終究是不習慣與人對視過久的,即使關係再怎麼親密,於是沒多久他便低咳了一聲垂下視線,在看見對方連外衣都沒披就跑出來的模樣瞬間又回復平日凌厲的眼神。

「初春乍寒,穿得如此單薄難道不怕感冒?」說著他進了屋撈起掛在衣架上的羽織給她披上,從後面伸手把紐系結給扣上。

男人因低頭垂下的髮絲及刻意放輕的鼻息輕搔脖頸,紅葉慵懶地半瞇起雙眼,仰頭在他頰上偷了個吻又迅速低下去,額頭輕抵他的下巴:「可若非如此,哪得閣下主動來親近咱啊。」

福澤動作一頓,繫好結後手順勢上抬輕推使她略微側過頭來,生硬地在額間落下一吻後便轉身離開。

「......我去弄早飯。」

紅葉望著他倉皇往廚房的方向去,不由得噗哧一笑,跟著走過去摟福澤的腰,逕自找個話題自顧自說了起來。

END.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