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太芥】生日賀文


臨時想寫的,熬了一小時多於是又沒趕上

依舊是個沒有一絲cp氣息的賀文(。

ooc注意

可能有私設?

-

他其實不在乎自己的確切年齡與生日。

貧民窟裡最重要的是活著,生日什麼的不值得紀念,對他們來說只要還能呼吸的每一天都已如同生日一般地寶貴。

他其實也早已忘了自己到底何時出生。僅是聽同樣身處地獄的人們說著某天年幼的他和妹妹就被丟棄在這個地方,姑且算著季節的轉換他大致知道自己的年紀。

生日什麼的,真的不重要。

今日的任務是掃蕩最近在港區肆虐的一個異能幫派。芥川在完事後獲得了下午休假的核准,拖著一身鮮血他經過了河畔,眼角餘光瞥見河裡似乎有什麼大型物體在載浮載沉。

在看清是什麼東西後他立馬喚出羅生門把人抓了上岸。

「咳......是誰又打擾了我的入水!」身穿沙色長大衣、手臂和脖頸都纏上厚厚一層繃帶的男人在幾分鐘後醒來,一臉不滿四處張望著,最後眼神定格在芥川身上。

「太宰先生。」這個男人仍然這麼不愛惜自己的生命。芥川手背在身後攥緊了拳,卻面無表情地叫出對方的名字。

「啊是你啊......芥川。」太宰治收回了視線,伸直雙臂活動下筋骨後一躍而起,「說了這麼多次不要干擾我做事了,你還是講不聽啊。」

「在下......即使是太宰先生自己的意願,在下仍無法望著您放棄自己的生命,畢竟太宰先生——」

是在下的老師。

況且又是在......這一天。

「好好好。」太宰隨意揮了揮手,芥川立即就噤了聲。「那我以後自殺還是選你看不到的地方好了,以免好事又被你搞砸了,可以嗎?」

「不是這個意思——」

「好了停下~」一把搭上比自己年幼些的青年肩膀,太宰露出燦笑,「再聊我就要感冒了,沒自殺成還生病可不是什麼好事啊,要是感冒了就是芥川你害的囉。」

「在下......」芥川難得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話說你怎麼還是那麼瘦啊,看起來跟我當初遇到你那時沒兩樣。
啊是說正好就是今天呢,等等弄乾身體後我們去慶祝一下?話說你喜歡吃梅園的紅豆湯對吧,等等我們就去那裡。」

「太、太宰先生——?!」

「好了走走走,再這樣下去天都要黑了。」

「在下......您......?」

-

芥川龍之介心中有個秘密。

事實上,他把與太宰治相遇的那一天暗自作為了自己的誕生日。

因為——
太宰治給了他生存的意義。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