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飄》讀後感想 】

郝思嘉(Scarlett O'Hara)身上流淌著愛爾蘭人的血液。她不輕易放棄,不服輸,她不顧世俗的眼光,擺脫那個時代對女人的看法,在戰後的荒蕪當中開闢出一條路。

但她的眼神始終落在衛希禮(Ashley Wilkes)一個人身上,一個具備她所未擁有而為之吸引的氣質的紳士,一個只能停留在舊時代無法前進的男人。

我們總祈禱她早日看破希禮的懦弱,她的腦海裡所看見的希禮卻始終停留在最初對他的完美形象,鍥而不捨地追逐著他的背影,直到最後才真正醒悟:原來她一直追逐的是一個幻覺,眼前的男人已不再是她曾經所愛的那個模樣。

與她相同的是白瑞德(Rhett Butler),但他老早就看破希禮是怎樣的人,以及思嘉與自己是如此相似。他不只一次向思嘉表明心意,甚至幾次用上了強硬的手段,甚至打破自己不結婚的誓言,卻仍無法使她回過身來愛他。好不容易思嘉終於明白自己愛的是瑞德,願意和他一同重建感情,他卻表示自己已經累了——這麼多年來的追逐已將他的熱情消磨殆盡,他無力再去愛,也不願意再冒一次險。

大概就打到這裡,最後幾章在看的途中被打斷好幾次,所以情緒沒辦法好好銜接到結局的部分。

其實最後還蠻勵志的(全書最有名的那句「不管怎麼樣,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呼應到最初父親對思嘉說的:「土地是世界上唯一值得你去為之工作,為之戰鬥,為之犧牲的東西,因為它是唯一永恆的東西。」

思嘉在瑞德離開後回想起陶樂(Tara) ,她在那塊土地上長大,也給予她重新站起的力量,而她渴望再度回到故鄉,再次燃起希望——但或許是電影塑造的情緒比較強烈,小說的結局給我的感覺比較像是沉重而緩慢的小提琴,好不容易盼到有重新昂揚的兆頭,卻在那一瞬間戛然而止,讓人久久無法擺脫那種哀傷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