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落

席亚

-

湾家
文章繁简不一
随心情而定

-

重度沉迷文豪野犬
沉在冷坑底部的西伯利亚人

-

福森红与

Good morning,Alan.Good bye,Alan.

其实本名里有雪字的说_顷风:

独自一人漫步在异国他乡并不是件好受的事。不知名的欧洲小镇,弥散着淡淡的牛角面包的香气,在古朴的街头漫步,远处空灵的风琴声来自那钟楼,没有哥特式的阴沉,也没有洛可可的明媚,只是让人感到无边的满足感。耳机里播放着的是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屏息静听,余音,逝人。闭眸,他似乎无处不在,然而现实却让人敢当如此真实的钻心剜骨,我急切地想逃离这弥漫着悲伤气息的牢笼,但,做不到,因为心,已被他死死牵住,不愿脱身。眼神空洞地浪荡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我显然格格不入,如此,行尸走肉不过尔尔。
刹那间,耳膜突然捕捉到了那声线,天鹅绒般的声音。我急不可耐地转过身,面朝那对与我擦肩而过的夫妇,眸子一错不错地紧盯那熟悉的笑靥,然而盈满的泪早已不允许我如此,它们模糊了我的视线,砸碎在我掩在口上的手,似乎是听到了我隐隐地带着哭腔的“I just know...I just know...I just know...”那墨瞳的主人看向我,唇边的角度更加上扬。我恍然发现对方已经发现了我的狼狈,甩去泪珠的手背划得脸颊生疼,我张张嘴:“Al...”他伸出纤长的食指立在唇前,截断了我发出了一半的音。我怔怔地看着他迈步向我走来,忽想起了他身后曾翻滚的黑袍,然而不待我多想,他已走至我面前,右手抚上我的面颊,用拇指揩去仍余的水渍,复执起我的右手,薄唇在上点了一下。一切过后,他站直,我顿时被一大片阴影所覆盖,仰头看他。“Good morning,lady.”他始终扬着笑。语毕,遂转身离开,走向一直向我们微笑的妇人。我看着他们十指相扣,在夕阳余晖下走向无边的尽头,才勾起暂别许久的笑,此情此景,我只思起了一词,天地浩大。
长呼了一口气,我转身走向相反的方向,迎着初日。我的路,还长;天,亮了。
“Good morning,Alan.Goodbye Alan.”
【谨以此文纪念吾爱Alan Rickman,那个纯粹的Alan Rickman】

评论

热度(11)

  1. 盈落TX 转载了此文字